【夕谣12h/14:00】或许是爱让我们重生

群里活动,ooc注意

本来想写个老师黑化梗,脑不住,干脆来个日常吧,啾咪~

上一棒@三嗝哈 


距离裴左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山鬼谣也回归了玖宫岭,天净沙告诉他可以自己选择住处,山鬼谣说他要住在桃源镇。

天净沙在桃源镇找了间院子,山鬼谣收拾好东西就过去了,安安静静的,没有打扰任何人,第二天弋痕夕去鸾天殿找他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有事可找我。简单明了,是那个男人一贯的作风。弋痕夕拿着那张纸,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但是他没有立即下山去找山鬼谣,因为弋痕夕觉得,他的有些话还是不要说的好。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弋痕夕和山鬼谣一直在出任务,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两个人就是...

2020-05-20 4 16

一道杠是一半一半的,两道杠是雷,嗯,我要求好多……

2020-04-26 4

哎,手好黑,好胖……

自觉开了美颜,灯光不太好

2020-04-26 4 1

  ooc预警,写上头了作品,可能没有逻辑,有原创人物。


  路帕五年没联系,帕里有关注CP0


  七水之都新开了一家酒馆,老板叫梅塞尔,是个长相很英气的女人,银白色的短发,经常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坐在店里弹吉他。


  “哐”的一声,店内正在吆喝的人们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门口。梅塞尔抬头,看见帕里正拽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走进来,她抿了抿嘴,说:“喂,帕里,又来搞破坏了?”帕里把人往地上一摔,一边点着雪茄一边说:“没有,是这人找麻烦,我要是不揍他一顿还等着他揍我啊。”梅塞尔冲店里的人挥挥手,人们又开始嬉闹。


  帕里坐在吧台边,梅塞尔问他:“又是草莓利口酒?”帕里...

2020-04-22 5 19

Q:什么时候感觉到了“果然还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上霹雳官网看偶的时候……以及b站上的up主开箱的时候

2020-04-01 1

Q:在考场上见过什么奇妙操作吗?

初中一不同班的同学,学习挺好的,有一回我们俩一考场,他坐在靠墙的位置,墙是瓷砖墙。我考试的时候贼专注也没看他,后来看完了有个大佬跟我说他通过墙面的反光和他对答案……你们学习好的操作这么骚的吗?

2020-03-30 3

Q:有什么好看的纪录片推荐吗?

央视九套,必出精品。

2020-03-30

Q:本班班长都是什么画风?

我说我们班长考全班倒数第一你信吗?不过他很努力,一直认真学习,老实说他的办事效率挺高的,就是人中二了点

2020-03-27

画风清奇

2020-03-19 2 2

Q:想听听各位家里老一辈的爱情故事!

那天我和我妈翻家里的老照片我把他俩当年的信翻出来了,我妈还死活不让我看😂,他俩是我三奶奶介绍认识的,谈了两年,我爸期间还当兵去了

2020-03-17 1

Q:男寝的真实画风是什么样子的?

我听我们班男生说他们半夜不睡觉讲故事还有Rush B【我也不知道是啥】,我们班长天天和另一个男生同床共枕

2020-03-17 1 7

Q:从刚入圈到现在,磕cp的口味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巨大的变化?

一直在磕美强和同人,只不过一开始是光看车混的是热圈,现在是车和清水一起,混的是冷圈……

2020-03-17

Q:家人朋友知道LOFTER吗?

我爸整理我手机软件的时候从来没有删过乐乎……

感谢乐乎的英文名

2020-03-17

Q:历史上的名人奇奇怪怪的死亡方式?

五代十国时期的吧,李存勖,叫自己养的戏子用剑刺死的

2020-03-17

Q:女生宿舍的画风都是啥样的?

你问我?

我们宿舍经常半夜聊天,聊八卦,讲故事,被宿管查着好几回了,而且我们宿舍很乱,属于收拾了也没用的那种,找东西都是很困难的。哦,还有集体洗头,集体半夜补作业,反正就跟正常

2020-03-17 2 1

Q:想成为糖手还是刀手?

绝对是糖,我的CP不能受委屈

2020-03-15

周刊

  好吧,白嫖了那么久也该缴费了。

  我流人物,巨ooc,一发完,凑合看看吧。


  

  罗布·路奇觉得最近的CP0很不对劲,每当他走在基地里的时候,总会有人用一种相当不舒服的眼光看他,他顺着目光看过去,那些人就会把头别过去,肩膀一耸一耸的,一看就是在憋笑。

  路奇的脸黑成锅底,他拽来了卡库,冷声道:“喂,这是怎么了。”卡库没看他的脸,说:“没……没有事,真的。”路奇皱着眉头,说:“抬头,别以为这样我就不知道你在笑,我给你两个选择,自己说,我让你说。”

  卡库猛的抬头,路奇看到他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说道:“路奇,你看最近的海军周刊了吗?”路奇一脸嫌弃的说...

2020-03-14 9 36
2020-03-12

肯·福莱特

圣殿春秋中世纪系列了解一下,开的太狠我一时没跟上,不说了,自己体会吧。


2020-03-12 2 1
2020-03-12 1

Q:上一次做梦是什么时候?想听听大家都做过怎样的梦

有一回看海贼王上头,晚上就梦到了。是在香波地群岛,应该是在和海军干仗,我也在,穿着一条很好看的白裙子,正站在一家酒馆里,那个酒馆的墙上有个大洞。然后我出来了,碰到了索隆和山治,这俩带着我跑,一边跑一边打,后来我躲到了一块石头后面,抱着头,然后我就醒了。这个梦老神奇了,我是第三视角看我自己。

还有就是梦到我在我们宿舍打扫卫生,因为我们宿舍特别乱,我收拾了好久,好不容易干净了,我就问宿管阿姨这样还扣分吗?宿管也没回我,我就醒了,醒来一看我们宿舍还是那么乱……

2020-03-11

Q:上学时有没有发生过那种轰动全校的事?

1.我有个同学,女生,我和她关系挺好,有个周末放假回来,我看她状态不好,写字歪歪扭扭的(她写字很好看),我就问她咋了,她说她周末出去骑自行车出去,在一个拐角被一辆卡车撞了,但她没事,那车还跑了,她从地上爬起来骑着车又回家了。她和我说那辆车已经变形了,她都不知道她是咋骑回去的,后来去检查她有点脑震荡,受了点伤,整体还行。

2.有段时间我们年级有传言说要和已经毕业的学姐干架,就在校门口,学校就检查,当时我们是走班上课,我在另一个班亲眼看着年级主任从一个男生的课桌里掏出一把螺丝刀,大的那种,还有美工刀,当时整个班都是寂静无声的,后来年级主任问这是谁的桌子,问完就走了,我们大气都不敢出。

3.我们...

2020-03-10 1

Q:双方死亡算不算be?

在霹雳里面共赴仙山可以算是一对cp最好的归宿了,这么多年霹雳成功退隐的,也就是都活着的一共才17对,剩下的大部分是一死一活阴阳两隔还有一起死的。霹雳莫得良心

2020-03-09

Q:当课代表的快乐是什么?

我当英语课代表的时候最幸福的就是英语老师会给我们小零食吃,老开心了,有的时候还不用听写嘿嘿,不过成绩要有保障,初二是我考的最差的一年最好才92,最低80,英语老师差点撤我职

2020-03-09

Q:快开学了,你们学校最有名的是什么?

成绩……吧?我也不知道哦……

2020-03-09

Q:过去一年都读了什么书?

东野圭吾的《放学后》《恶意》《新参者》《嫌疑人x的献身》《假面饭店》

斯蒂芬·金的《肖申克的救赎》

肯·福莱特的《圣殿春秋》《永恒火焰》《无尽世界》(都是三部曲)

《山海经》《人性的弱点》《红楼梦》

剩下的忘了,可能也没了

2020-03-09

p1p2是15,16年左右的图和字,p34567是大概18,19年的脑洞和图。

唯一进步了的就是字啊,脑洞一直咕咕着没写

2020-03-09

Q:你们老师的专属口头禅是什么?

我们生物老师上课看见有人打瞌睡就会说“XXX好困哟~好困哟~”

2020-03-09
2020-03-08

Q:城市的浪漫是什么?

阴冷的天,下着细雨,天空灰蒙蒙的,窗外的小楼颜色昏暗,坐在有着暖黄色灯光的家中,抱着一杯热茶

2020-03-08

Q:你们班的群名是什么?

初中的群名是个大佬起的,叫XX(校名)初中部共学党

高中就是班主任绰号加上后援会

2020-03-08
2020-03-08

Q:校训是?

自强不息,知行合一。(我们班军训时的口号就是这个,因为班主任太懒了😂)

2020-03-08 1

我jio得我长歪了……

2020-03-07 23

Q:中华上下五千年,诗是最美的。留下你最喜欢的古诗词吧?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曹雪芹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2020-03-07

Q:你有收集各种奇怪东西的癖好吗?在下喜欢收集肥皂,各种各样的都有,莫名的就会带来安全感

原来干脆面有海贼王卡片的时候我曾经收集过,有自己吃的,还有捡到的。超神奇的是我就靠捡收集齐了草帽团……

2020-03-07

Q:有没有什么周围人都不会只有你自己会的个人技?

我当过我们宿舍的人体闹钟,我们宿舍是预备着5点10多起床,我5点零几就醒了,然后喊一嗓子又躺下了😂

2020-03-07
2020-03-07

Q:构思过哪些稀奇古怪的原创世界观?

西幻的架空世界,一颗美丽的星球,上面有樱巫之森,星域城,云端之域,帝雪国,七邪,未知之地和伊甸园。

这个星球最初由诸神统治。后来诸神消失,星球上出现了不同的地区,这些地区有不同的种族生活,伊甸园是“神诞生的地方”,许多神都在这里诞生,最后到达神域,诸神消失之后,原本造就神的亚当和夏娃造出了人。云端之域在空中,是最接近神域的地方。

统治云端之域的女王是由夏娃的眼泪凝结成的“光的女神”,她因为一些原因没有随着诸神消失,而是堕入了云端之域,她在诸神统治时掌管大陆的光明。

同时掌管大陆黑暗的“暗的女王”也没有消失,诸神消失时她躲在伊甸园里,往后的数万年里她都希望着可以复活诸神。

月亮女神在消失...

2020-03-05

Q:假如身处ABO世界,想要自己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嗯,我觉得我可能是书的味道……不过牛奶的味道也行啊……

2020-03-03

Q:你的ID有什么故事/含义吗?

起名的时候想着要高大上一点,发了一会呆随便想出来的

2020-02-29 2 1

Q:有什么同人干不过官方的cp吗?

看到题目的一瞬间我当场就想到了火影,AB这神奇的“友情”

2020-02-29 4 6
2020-02-29 1

作品名   霹雳布袋戏

推荐指数  九星!!(还有一星来自我的怨念,霹雳的cp死的太惨了1551)

霹雳不知道算不算国漫,台湾出版的木偶剧,良心作品。偶好看,剧情出彩,配乐也是无敌好听。

我看霹雳的时间不长,顶多两年,而且入坑也入的挺困难,我从网上找的入坑顺序,先看的剑踪。剑踪算是比较老的剧,霹雳前期的剧的配音都是黄大一个人,而且是闽南语版本没有字幕你都不知道他在说啥,但是,就是这样我还是入了坑。霹雳的时长绝对有保障,一集一个多小时(新剧好像短了点),而且有70多部,可以慢慢看。

对我来说,霹雳是好看的,但是,真的,磕cp就算了,差不多...

2020-02-25 4 9

Q:曾经为了写某角色的某个爱好,查过多少资料?

额,看是看了,文没有。一直想着写一位法医的来着。看了法医秦明,还有各种有关于法医的电视剧电影小说,福尔摩斯我也看了好几遍,有了一点点基础,但是没有文。然后现在我只要一看到有关于death的片段就开始分析他这科不科学。。。

2020-02-18 1

Q:你的二次元初恋是谁⊙ω⊙ 我先来,我初恋是几斗!

emmmm现在墙头多了,我记得第一个应该是一辉,虽然圣斗士都没看完来着hhhh,当时就觉得他好酷,不死鸟啥的看的我一愣一愣的。

后来我看了海贼王,索隆完全把我迷住了,天啊这什么神仙男人,看他打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hhhh

2020-02-18

断罪【全员向/悬疑推理】ooc严重



打开一队大门的一刹那,何炅承认他有些蒙了。

“额…内个…潘老师?他们人呢?”何炅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潘粤明从档案堆中抬起头,道:“嗯,老何,你们回来了。你问他们啊?出现场了,又一个案子,在北区,入室盗窃加杀人,凶手手法挺残忍的,死了一对夫妻。撒撒带着人去了。哦,留了大勋。”魏大勋从二楼探出头来,对何炅说:“何老师,撒老师说让我留下来帮着潘老师,怕他忙不过来。”何炅抿抿嘴,说:“好吧,也不知道打个电话,真是的。行吧,鸥,若昀,你们去解剖,白,鬼,做痕迹鉴定,我去问问老大爷。”

撒贝宁带着人到了黄昏才回来,一回来就累趴下了,何炅递给他一杯咖啡,道:“怎么样?”撒贝宁冲他摆摆手,道:“累死了!那现场...

2019-03-12 8

断罪【全员向/悬疑推理】ooc严重

“叮铃叮铃”的电话声响起,打破了车库中的宁静。“喂,”潘粤明接起电话“嗯…啊…东区华阳街125号?好好,我知道了。”放下电话,何炅问道:“潘老师,有案子?”潘粤明点点头道:“是,东区华阳街125号,你们先去,具体情况我待会发给你。”“行,大家都出来下,我分下任务。”待人到了以后,何炅说:“昊然,鬼鬼,若昀,小白,鸥,你们跟我走,其他人留下。”“是!”

何炅一边开车,一边问刘昊然:“昊然,说说情况。”“是,案发现场在东区华阳街125号,死者叫花舞,女,27岁,花店老板,未婚,有个男友叫肖缘,健身教练。其他的要到现场去看。哦,对了,东区刑侦队已经先派人去了。”“啊嘞?为啥?这个不是我们的案...

2019-02-05 2 15

断罪【全员向/悬疑推理】ooc严重

作者的叨叨:看到有很多人写推理文,没按捺住自己的爪子,也开了个坑。更文时间不定,文笔极度有限,但也禁止抄袭,谢谢!(背景为21世纪MG市)

“刺啦”的一声,一辆白色的桑塔纳停在MG市北郊的车库门前,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两个人。

撒贝宁抬起一只手遮住阳光,一边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车库,一边对何炅说:“嘶,老何,我说黄局可没骗我们吧,这就是我们一队以后工作的地方?这也太随便了吧!”何炅笑看他说:“我想老黄不会骗我们的,快进去吧,老黄和其他人都到齐了。”撒贝宁叹了口气,说:“走吧。”

二人走进车库,登时被惊着了:这车库大的出奇,分两层,一层有办公桌和审讯室,还有一张很长的会议桌和黑板;二楼...

2019-02-01 2 15

人之七欲·食

如蓝丝绒般的星空,撒着如钻石样的星光,夜幕下是寂静的森林,衬托着华丽而又诡异的城堡。
身穿层层叠叠的华美洛丽塔洋裙的纤瘦少女,长相精致的像个娃娃。
金发,碧瞳,如白瓷般的细腻的肌肤,娇嫩如花的樱唇,还有脸上盈盈的微笑。“真是让人着迷呢。”我带着痴笑,不住的赞叹着。少女歪着头,甜甜的冲我笑着说:“你想进来我家看看吗?”少女的声音似黄莺般婉转,带着一点尾音,有点像撒娇。我的心漏了一拍,忙不迭的说道:“真…真的?真的可以吗?”
少女的笑意又浓了几分,点了点头,走过来牵着我的手,牵着我走向城堡。
被少女细腻如玉,微微发凉的手牵着,我有些懵,不知该怎么办,只能跟着少女进了城堡。
城堡中很昏暗,只有长桌上的几盏蜡烛...

2018-10-02 1 4
© 孔雀府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